圣荷丰胸

一、铁狮子胡同(上) 神游老北京

来源: www.100md.com   发布者:loveeblis 时间:2008年1月12日 14:54 浏览1779次

  总参第二门诊部在东城张自忠路2号儿,对面儿院儿门口有两个大石头狮子,过去是段(祺瑞)府,那时的人(民)大(学)宿舍儿。公共汽车13路后来的113路(现在是啥不知道了)有一站,宽街儿和北新桥儿中间儿,一下车三步就进院儿了。进了大门儿,右手是个小操场儿,左手是青砖儿墙。再进二门儿,右手一溜儿平房儿,这里是男兵儿宿舍儿和锅炉工老候师傅的家,那时他的小猴儿崽子正是猫讨嫌狗不待见的年龄。再拐弯儿是食堂,厨师老阎师傅原来在外交部礼宾司工作过,他做的蛋炒饭、肉末儿炒饭、肉末儿炒胡罗卜、酥炸黄豆、油焖黄豆,现在还是俺的中国饭店的头牌儿菜。其中早餐小菜油焖黄豆儿那叫一个绝,是俺的最爱,三十多年来,连做梦俺都在琢磨:糖汁儿怎么就能浸到炸酥的黄豆中去?每天俺都早早的上食堂,巴掌大的小碟儿摆着咸鸭蛋,花生米儿,疙瘩丝儿,俺是进门儿就奔油焖黄豆儿。梦里几回儿问他,他笑着嘎巴嘴儿,可俺怎么也听不见......醒来泪湿巾。

  进大门儿左手的平房儿是X光室,家住府学胡同儿的北京籍的技师叫王学员儿(这名儿忘不了----他是一辈子也甭想毕业了)。和X光室挨着的是理疗科----是俺梦中最常去的地方,石腊的味儿和定时钟的叮叮声儿至今还徘徊在俺的记忆,在那里俺渡过了人生中最幸福最宝贵最关键的几年,共产党的乳汁融入了血液奠定了俺一生的抗体。理疗室门前左边儿是棵海棠树,年年红红粉粉的落樱,年年每人分一大盆儿霜打过的海棠果儿。右边儿是棵大大的臭椿树,一到夏天就送给人们一大片儿阴凉儿,让围坐在下面政治学习的俺鼻尖儿零距离的欣赏当啷下来的吊死鬼儿(一种拖着丝儿的小肉虫儿)。就这片儿阴凉儿下,俺们排练过红色娘子军里的斗笠舞,记得拿着总参谋部管理局开具的介绍信到中国芭蕾舞剧院学习的时候儿,小礼堂大的排练厅空荡荡的,四面墙壁全是大镜子,阴森森的冒凉气儿,让人不由的打个冷战。老师(女演员)不屑的草草划拉了几下儿,说她划拉是因为手和腰的动作丝毫不差,脚和腿就没动地儿--小看人儿(列宁在1918台词),臭椿树可知道俺们恶练了好几个月的倒踢紫金冠,可不只俺一个人儿大姆脚趾头露出来,嘿嘿!新解放鞋不用垫脱脂棉一提气儿就可以足尖儿顶立--快点儿快点儿看好喽--俺只能坚持一分钟,而且只能立着不能动地儿,更不能跳起来,不信你试试:枯嗵坐地下--咱试过。还有,旧的解放鞋可不行,垫多少棉花都左右堆歪,就这足以让俺们的战士掌声雷动。再说女老师,半张着嘴儿倒了半天气儿--当然后来是好老师了,当2-5-32315253123236162525 音乐一起,大幕徐徐拉开,俺和战友儿:左边儿晓梅右边燕春儿相视一笑,背对观众:站直喽,提气儿,斗笠从左向上,重心向左,膝盖弯曲,出右脚,脚尖儿划地,自左横向右,划------从那儿俺可就一直划进了黑非洲。

  理疗室的后院儿是仓库,那里有三四棵年青的枣树,星儿蹦儿出现的几颗枣儿是俺誓死捍卫的胜利果实。臭椿的儿旁边儿是厕所儿,那时北京的冬天拉撒可真遭罪---就算你比紧急集合还快的撒完了,提上裤子跑进腊疗室,后背倚在滋滋发响的暖气包儿上,半天儿才缓过来劲儿,便秘的人还不得冻在那儿?

  进了二道门儿对面儿是两层小楼儿,一进去是前厅,迎面儿是药房,挨着是厕所儿,左走廊推开弹簧门儿是值班室、化验室和病房。右走廊里是外科妇科,嘿!打住,老秃笔,来来来,这儿就是你打针的注射室,两张蒙着紫红橡胶布的诊查床:趴下!脱裤子!上次打的哪边儿?俺带着口罩儿举着青链霉素问你......内科门口儿有个护士桌儿,老杨护士热情急促有点儿磕巴带你去了把门儿的五官科。

  出了五官科再推开弹簧门儿左手上楼,嘿!面儿对面儿又是厕所儿--中国人见面儿就问:吃了吗!在张自忠路2号儿的时候儿,楼梯上下口儿绝对不能这么问--尽管总是在这儿碰见领导。

  先说右边儿,进弹簧门儿右手是水房儿,依次是内科W医生家、C教导员家、五官科S医生家,好像到头儿了。返回水房儿对面儿是俺的好朋友国英姐姐家,关于国英姐姐俺有很多故事以后再讲,要好好儿想想,等俺慢慢咀嚼之后再告诉你味道,下次吧,欠着你。

  推开弹簧门往对面儿去,快走!快走!俺都有点儿呼吸急促,看看变了没有?这是办公室,长的酷像林副主席的69年兵儿M干事常常和上楼来的女兵儿眼儿对眼儿,16岁的俺工作时间常偷偷回宿舍亲亲枕头边的小布娃娃含块儿话梅糖吾的。恨恨的想:真讨厌!他咋不调个个儿坐。现在释然,一是工作方便,二是看人儿方便,也不泛看心上人儿,记得他看俺班长时总脸儿红儿红儿的,说话磕磕巴儿巴儿。他和俺说话可从来不打喯儿,还总呲牙咧嘴儿的,像咬了颗青杏儿。好啦,这儿是男人的禁地儿,老秃笔在外面等一会儿,不行!退到楼梯口儿厕所儿对面儿,那里是三不管儿,否则上下楼的人都问:干啥?找谁?铁狮子快进来,绕过权当屏风的大镜子,轻点儿走道儿别叫班长她们听见!她们可正写入党申请书呢,看见你这个生人儿该打俺的小报告儿了.怕啥?她不也是工作时间回宿舍儿,你就不会说来拿卫生纸?得了,今天来三回儿了,跑肚拉稀还是……到啦!看!这就是俺和小燕春儿的窝儿,两张面儿对面儿的单人床,白床单儿,薄薄儿的绿军被,冷了加件儿棉大衣。一张三屉桌儿左是俺右是她,中间共用的放塑料梳子和万紫千红牌儿擦手油儿,最奢侈的是友谊牌儿面霜啦,现在俺有它也不用尼维亚。小燕春儿和国英姐姐是俺生命中最最重要的朋友,多少次在梦里紧紧相拥,国英姐姐还是那对儿又粗又黑长及腿弯儿的大辫子,赵哥哥就是被它缠住了一辈子都无怨无悔。小燕春儿忽煽儿着她那绒儿绒儿的、黑黑的、弯弯儿的,很少见中国人有这么长的眼睫毛儿,俺不知道她是不是晓得自己有置人死命的武器,写到这儿想起你的文章,为了省事儿俺把你的题目缩写进文件夹儿,“翻白眼儿” 就成了从一进门儿就忍俊不住,到出门儿笑出声儿的佳作。俺不知道如果小燕春儿学你那个翻白眼儿会是啥怎样儿,哈哈哈,你也忍不住了吧。希望你还有比翻白眼儿更好的文章贡献出来,比你那些游记让人过目难忘。意大利教堂在中国的小县城儿的卡拉OK墙上都能找到,金属画儿,绝对逼真。对了,你把游记和写人掺和起来好不好?写意大利白眼儿和莫斯科白眼儿,有机会来非洲写写黑人翻白眼儿,哦,别忘喽,俺答谢你的就是:你来这儿俺负责你的吃住,龙虾让你吃的回国谁请你和谁急――干女儿就是例子,刚从欧洲来非洲时说,她的朋友恨不得在龙虾堆儿里睡觉,俺就清蒸、油炸、红烧、糖焅(音靠)、煲粥填了她一个月,头几天儿她吃龙虾肚子,几天后她只吃龙虾腿儿,十几天后满桌儿菜就剩龙虾,后来干脆大喊:服啦!服啦!别来龙虾啦!再来急啦!!!

  今儿是中秋节,俺请医生朋友和干女儿来给他们包饺子,韭菜自己种的,猪肉从马达加斯加偷运来......嘘----小点声儿!别叫妈妈努鲁(女工兼管家兼朋友)听见,这里是伊斯兰联邦共和国,可全是真回民。还有萝卜包子......嘘----还得小点声儿,那里头有炼猪大油剩下的油滋拉.好啦,俺得去上灶儿啦,过会儿来尝尝味道怎么样?故事不能白听,包子也不能白尝,俺认识万维好几年了,从来也没想进什麽论坛,无意中看到流星雨的一篇文章,俺有天下大事儿想找他讨教,谁知他那儿山门儿紧闭,请各位大师帮俺指点迷津,怎么敲开那扇儿门儿,悬赏龙虾两担……铁狮子,老秃笔帮俺粘皇榜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