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医学上的因果关系和缺陷生育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webmaster 时间:2007年4月05日 13:50 浏览3170次

    新泽西州最高法院作出裁决,一名曾服用调节月经的促孕药、后来生产了一个肢体畸形儿的 患者,即使没有证据表明患者所服药直接导致其婴儿畸形,该行为仍为缺陷生育的原因。

    1991年7月1日,原告Canesi女士咨询被告妇产科专家W医生,说自己过了正常月经时间11天 仍未来月经,自己是否已怀孕。尿样分析显示:原告没有怀孕。因此,W医生给她开了安 宫黄体酮~一种用以诱发月经的促孕药。W医生未告诉原告此药有何副作用和禁忌症。而内 科医师手册中指出,如果一名准备或已经怀孕的妇女服用安宫黄体酮,她应被告知其胎儿有 先天畸形的危险,包括肢体残缺,或者其有缺陷的卵细胞有被保留的危险。安宫黄体酮并未 能顺利地诱导月经,7月15日,W医生为原告进行了血清学检查以判定其是否怀孕,这次结果 阳性 。原告得知自己怀上了双胞胎后,她问W医生服用安宫黄体酮是否会对胎儿或怀孕过程产生 不良影响,W医生告诉她不必为此担心。因为W医生不属原告所入医疗保险体系的范畴,原告 遂去其他医院作孕期保健。7月25日,她第一次到L医生处就诊,并告知他自己怀孕而且服用 过安宫黄体酮,L医生也告诉她不必为此担心。原告孕期很不顺利,双胞胎之一死亡并流产 。一次羊膜穿剌检查发现羊水过多,提示另一个婴儿可能有问题。1992年3月18日,原告生 产了一个双侧肢体缺失的婴儿。

    原告及其丈夫状告W医生和L医生,诉称W医生玩忽职守,未能对怀孕作出及时诊断,而且两 名医生均疏忽大意,未告知她服用安宫黄体酮会对其胎儿产生影响并在对她的治疗过程中漫 不经心。原告称,如果她知道安宫黄体酮会使她保留有缺陷的卵细胞或可能造成其胎儿先天 畸形甚至肢体缺失的危险时,她可能会终止妊娠。由于对上述危险一无所知,她被剥夺了决 定自己终止妊娠与否的选择权。诉状中还称,安宫黄体酮导致其婴儿的双侧肢体缺失。

    被告申请即时判决。他们指出,原告不仅无法提供有关安宫黄体酮能导致胎儿肢体缺失的专 家证言,而且在最新版的内科医师手册中并不包括安宫黄体酮能导致此类缺陷的说明。被告 认为其行为至少应是导致上述缺陷的原因之一才应受到处罚,因原告无法证明安宫黄体酮导 致婴儿肢体缺失在医学上的因果关系,他们在法律上不应承担责任。? 初级法院同意被告的申请并判决,原告既然称医生的行为构成诊疗失误,那么她必须证明该 药物确实导致了损害后果。上诉法院支持了以上判决,并指出,即使能认定赔偿要求中由于 医生的原因导致被告失去了终止妊娠的机会而发生了缺陷生育,原告仍必须证明安宫黄体酮 导致了婴儿的畸形。

    新泽西州最高法院在回顾了有关缺陷生育和缺乏告知同意的法案一般原则之后,发现此案 因诉状而复杂化。一方面,原告称安宫黄体酮与婴儿的缺陷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此说法包含 了已告知同意的意思。另一方面,原告又称因被剥夺了是否终止妊娠的权利而致其精神和感 情受到了伤害。州最高法院认为,在任何情况中,无论是否存在告知同意的问题,即时判决 都 正确地驳回了原告有关服用安宫黄体酮导致婴儿畸形而要求的赔偿请求。在提供的材料中, 原告不能举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问题还在于即时判决是否正确处理 了缺陷生育的赔偿要求,虽然原告不能证明安宫黄体酮与婴儿畸形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但是在此赔偿请求之外,原告还提出她们不仅要求赔偿婴儿畸形所造成的损失,而且由于被 告的疏忽导致未能及时告知原告该药物生产商明确提出的在怀孕的头四个月不能服用安宫黄 体酮,内科医师手册中也要求事先告知该药可能致先天畸形,被告的上述疏忽和其他疏忽致 使她们被剥夺了终止妊娠的选择权。法院还注意到分析的重点必须放在被告是否未履行责任 。医生虽然没有义务告知每名孕妇每一种危险因素,但对于一个有疑问的患者,他应告知其 重要的一种或几种危险因素。在缺陷生育中,医生的告知义务是为了保护个人的自我决定权 ,此种义务在民法原则中被明确规定。应用告知义务这一标准后,法院认为对原告有利的 证据足够使陪审团认定被告未能履行对原告的义务,被告破坏了告知义务原则。法院还发现 有足够的证据认定近似因果关系。所谓近似因果关系指的是,是否被告不恰当的未告知侵犯 了原告决定生产一个可能有身体缺陷的婴儿与否这一基本权利。证据支持陪审团认定这一 点。法院认为,原告应证明最后造成的缺陷生育有充分的理由被预测到,而且如果不是被 告的疏忽,妊娠应被终止。证据表明,被告存在未告知和未检查出胎儿畸形的疏忽,并有证 据表明原告对其所服的药物和接受的治疗曾有过特别考虑,而其以前也曾在得知所怀的胎儿 可能有缺陷的情况下做过一次流产。因此,有理由认为原告如果被告知种种危险因素的话, 她可能选择终止妊娠。法院否决了上诉法院判决的理由,原判决认为,如果在缺陷生育时不 应用医学因果关系原则,原告可能对正常发生的缺陷生育也提出诉讼,导致医生成为不发生 缺陷生育的 保证人。此案并不仅仅是一个因医生未履行告知义务而导致的缺陷生育案例,而且是医生有 法律义务告知患者存在多种危险因素。

    最后,法院作出裁决,原告获得了缺陷生育的赔偿,包括今后养育畸形婴儿的医疗费用和被 剥夺是否愿意成为一个有可能畸形儿童父母之选择权的精神损害费。

    (马长锁 摘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