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走穴医生连伤两名患者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妮子 时间:2009年7月30日 17:44 浏览14次

  张培银,现年45岁,本市武清区王庆坨镇九街农民。齐喜文,2003年去世时年仅31岁,本市津南区头道村人。一个并不情愿的机缘下,他俩发生了联系,这两个名字最近时常被人一同提及,因为他们都是“医生走穴”事件的受害人,而两次“走穴”的医生,居然是同一个人。

  其中一位受害者齐喜文,在2003年做骨折切开再复位手术时死亡,本报曾在2004年对这一事件有所报道。近日,记者又前往武清区对另一个受害者张培银进行了采访。

  现场采访

  骨头折了钢板断了 一个劳力这样毁了

  如果不出意外,张培银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而现在,张培银就只能每天待在家里,或躺或坐,或站或行,走都要借助双拐。替他四处奔走讨说法的是他的妻子李秀英。

  2007年10月底,张培银不慎摔折了右腿股骨。问了几家大医院都说手术费要几万元,他们有点舍不得。后来,他们听说家门口的王庆坨镇医院,一万多元就能治好。于是,同年11月13日下午,他就在这里接受了手术。“手术前,王庆坨镇医院的医生对我说,为了保证手术做得好又省钱,给我请了大医院的专家做手术。手术中医生给我腿内安置了一块钢板,告诉我一年后拆除。但手术7个多月后,我的骨折处肿胀疼痛,X光片检查让我大吃一惊,原来,置入我腿内的钢板断了。此后,我一直找王庆坨镇医院解决问题。后来,王庆坨镇医院请来了给我做手术的专家,这时我才知道这位专家是天津医院的于某。于某的答复是,不用做二次手术。可是折断的钢板在体内,刺激得我疼痛不堪,右腿肌肉萎缩也很明显。”

  张培银欠着屁股坐在凳子上,吃力地撸起裤腿至右腿膝盖部位。记者看到,他的右膝盖已向内翻,把两腿放在一起对比,可以看到右腿相对要短,也更细一些。“每天晚上,右腿都会疼,躺在炕上折腾两三个小时才能睡着,夜里还经常会被疼得醒过来。”张培银的妻子李秀英接着说:“在我们农村,他就是一个整劳力呀。现在他这样了,就算是以后治好了,也干不了累活了,何况现在他连正常日子都没法过呀。一个劳动力就这样毁了。”

  讨要说法

  走穴医生可以降级 患者的伤谁来负责

  自从知道钢板在体内断裂以来,张培银夫妇一直都在讨说法。在媒体和相关部门的关注下,此事的行政处理很快有了结果。经市区两级卫生部门的联合调查证实,医师于某未经医院批准,在未办理会诊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到武清区王庆坨医院参与并指导了患者张培银的手术,造成不良后果。此行为违反了卫生部关于外出会诊管理的规定。此举,便是民间所称的医生“走穴”。目前,于某已经被天津医院作出“暂停临床工作岗位聘任六个月;解除科主任职务的聘任;降级使用,由临床三级降为临床二级岗”等处理。市卫生局也作出暂停其医师执业活动六个月决定。

  但张培银个人的伤腿怎么处理,至今还是个悬念。前不久,关于他的医疗鉴定得出,其结果为“王庆坨医院此次治疗事件构成医疗事故”,但其责任一项为“次要责任”。这让张培银不能理解,“如果医院是‘次要责任’,那谁应该承担‘主要责任’?难道是我自己吗?”张培银希望,他的事早点有个说法。目前,张培银已对此医疗鉴定提出重新签订的申请。

  另外,几年前痛失爱子齐喜文的津南区农民齐月生,也一直没有停下讨说法的脚步。他先把大港医院告上法庭,在法院的主持下,大港医院赔偿其26万元。与此同时,他又向公安机关举报,希望追究“走穴”医生于某的刑事责任。目前此案正在司法程序中。

  张培银事件发生后,齐月生百感交集。他没想到,自家的事还没了结,又一个悲剧在于某“走穴”之后而生。同病相怜,他打算去看看张培银。而就在这时,齐月生被确诊为食道癌,病情严重。昨天他说:“我最大的希望是能看到我儿子的事有个说法,别再让医生‘走穴’害人了。”

  新闻回放:

  走穴医生喝了酒

  骨折患者把命丢

  齐喜文去世前的八个月,如噩梦一般。2003年2月,在一起车祸中,他被撞成骨折。在大港医院接受骨折手术过程中,遭遇医疗事故,此后8个月,他的骨折一直没有愈合,也无法站立。同年10月27日下午,齐喜文在大港医院接受第二次手术。这次手术的目的是把陈旧性骨折切开复位后再固定。本来不是“死得了人”的手术,齐喜文却就此丢了性命。尸检报告表明:齐喜文因失血性休克,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这个手术的主刀医生是天津医院的于某。手术前,在齐家人的陪同下到饭店就餐时,于某喝了酒。此事后来经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以及本市多家媒体采访报道,一时引起多方关注。媒体在报道时用得较多的说法是“走穴医生喝了酒,骨折患者把命丢”。

  医疗市场争份额

  拿病人当牺牲品

  针对医生“走穴”,卫生部早在2005年就出台了《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卫生部令第42号),规定“医生外出会诊,医院和医院之间要有会诊手续,医生应该经过所在医院同意、登记备案,才能出诊。”为何“走穴”屡禁不止?目前医疗市场两极分化明显,三甲级大医院服务量骤增,而一些区级医院服务量明显下滑。为了生存,这些下级医院就会想办法争夺有限的市场份额,齐喜文、张培银成了这种竞争下的牺牲品。在医院争夺医疗资源的同时,医生也参与其中分割利益。屡禁难止的医生“走穴”行为,就是这种争夺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