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妈妈,你放弃我吧,和爸爸再生一个孩子”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4月09日 11:03 浏览23次

原标题:“妈妈,你放弃我吧,和爸爸再生一个孩子”

■懂事的小婉君平时在病房里的唯一消遣就是看借来的漫画书。

■刚刚做完手术的滢滢。

11岁女孩罹患重症欲自弃 双亲难以割舍坚守不离

■本版文图:新快报记者 陈晓颖 殷航

温暖410号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快快好起来!”今年只有11岁的海丰女孩杨婉君没有想过,病魔会再次降临到自己的身上。5年前,婉君患上肾母细胞瘤,虽然一年多的治疗让家人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巨债,但总算换来了最宝贵的健康。2012年10月,婉君旧病复发,刚刚还清旧债的打工家庭再次陷入绝境。这一次,婉君能否还能像5年前一样幸运?

“我最喜欢跳舞,因为可以穿漂亮的衣服!”谈起几年前儿童节在学校表演印度舞,杨婉君憔悴的脸上笑开了花。虽然手臂上还打着点滴,这个只有11岁的小女孩还是忍不住手舞足蹈了起来。她每一天都梦想着治好病重返校园,再一次踏上美丽的舞台。

这是婉君第二次与病魔搏斗。5年前的那次,她赢了。而这一次,她能否被幸运再次眷顾?

债务刚还清旧病就复发

2007年,只有6岁的杨婉君确诊患上肾母细胞瘤。“当时治疗了一年多,一共花了十多万,几乎都是借来的钱。”婉君的妈妈吴素闲一边回忆,一边叹气。

吴素闲与丈夫杨德祥都是海丰人,多年前到深圳打工,一家三口靠每月近4000元的收入维持生活。婉君发病时,家里微薄的积蓄根本无法支付巨大的治疗费用。东拼西凑借下了十多万元,总算换回了婉君的健康。经过5年的努力打拼,夫妇两人总算在2012年还清了债务。然而,病魔却再次降临,让这个打工家庭再次仿佛堕入地狱。

2012年10月,婉君的肾母细胞瘤复发并转移,需要接受9次化疗,并进行切除手术,治疗费用合计高达25万至30万元。“走一步,算一步。做完这次化疗,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次化疗的钱在哪里。有一些亲友不愿意借钱,劝我们放弃,你说我们怎么舍得?”说起个中委屈,吴素闲数次落泪。

“女儿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虽然只有11岁,但婉君已经十分懂事。有一天半夜,醒来的婉君再次听到吴素闲哭泣的声音。11岁的她说了一句让吴素闲震惊的话:“妈妈,你放弃我吧,和爸爸再生一个孩子。”孩子哭着轻声说,她不愿意家人再为自己担惊受怕,伤心落泪。

“女儿,你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多年,我们肯定不会放弃你!”在吴素闲的鼓励之下,婉君破涕为笑,更开玩笑地跟妈妈说:“等我的病好了,你的眼睛肯定要哭瞎了。”

最大愿望是重回健康

病房中的苦闷生活十分难熬。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时候,婉君总会拖着吊瓶到其他病房找小病友玩。如果身体不舒服,她也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借来的漫画书。“有时候,挺无聊的。”婉君曾经向妈妈提出,想要一台小电脑打发时间,吴素闲一脸为难,婉君随即明白妈妈的难处,连声说不需要了。

“你有什么愿望?是不是想要一台小电脑?”面对记者的提问,婉君犹豫了很久。她看了一眼妈妈后,用力摇摇头,“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快快好起来!”她肯定地说。

温暖407号回访

脑部肿瘤压迫着莫滢滢的视觉神经,伴随而至的是视力急降、剧烈头痛,甚至是失去生命的危险。这个只有16岁的清远女孩能否打败病魔,继续看见这个精彩斑斓的世界?(详见本报2013年2月20日A16版报道)个案见报后,众多读者致电新快报了解滢滢的病情,表示愿意资助,而广东恤孤会得知滢滢的境况后,也立即派工作人员到三九脑科医院探望,并送上2万元的救命钱。

喜:滢滢开颅手术顺利

忧:视力能否恢复未知

众人牵挂

“我希望能帮一下他们,能帮一点是一点。”滢滢的病情见报当天,新快报就接到了多位读者的咨询电话,希望更多地了解滢滢的病情,其中更有读者表示要到医院探望,为这个好学孝顺的女孩加油。而滢滢的爸爸莫异海也陆续收到了热心读者的善款,“两百三百元的,都有收到过,真的非常感谢他们,每一笔钱对我们都很重要!”

而当中最大的一笔善款则来自广东恤孤会。此前恤孤会的副会长王颂汤已经通过微博了解到滢滢的情况,经过核实后,恤孤会第二天即到三九脑科医院送上2万元善款,缓解莫家的燃眉之急。而华南理工大学电力学院萤火虫志愿服务队的一群志愿者也一直在微博上呼吁支援,截至发稿前,该条微博已被转发近千次。

手术顺利

2月20日,滢滢顺利完成了开颅手术。医生表示,手术已经切除了大部分肿瘤,但是肿瘤的性质还要经过数天的化验才能明确,后续的治疗方案也只有得到化验结果后才能确定。

在进行手术前,由于脑部肿瘤压迫到滢滢的视觉神经,她只能看清楚眼前20厘米远的物体。手术虽然已经将大部分肿瘤切除,但由于压迫视觉神经的时间太长,受损的视力能否恢复仍然有待观察。

目前,在社会热心人士与亲友的帮助下,滢滢的医院账户剩余3万元左右供后续治疗。虽然还有许多不明朗因素,费用也还有5万元缺口,但莫异海与妻子李桂娇还是为手术顺利而感到十分安慰。“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住命。视力恢复、费用等等的问题只能后来再说。”

●公益说客:htp://shequ.10086.cn/XKBshuoke

●账户名称:广州市慈善会(网上银行转账请在账号前加44)